第3期 2019-07-23
昵稱:

“孫悟空”:京劇界里的流量擔當

記者:馮川葉     編輯:林雯晶

京劇《大鬧天空》劇照。 福建京劇院供圖

福建民間信仰大圣文化,福建與京劇猴戲同樣有著深厚的淵源。早在1981年,福建京劇院就將神話劇《真假美猴王》搬上舞臺,引起轟動。 2018年,京劇電影《大鬧天宮》落地福建,由福建京劇院負責排演、福建電影制片廠負責拍攝。在今年福建京劇院70周年院慶系列展演活動中,舞臺版《大鬧天宮》又在一場場的演出中,收獲了戲迷和觀眾們的叫好。“孫悟空”也成為了京劇界當之無愧的“網紅”。

“孫悟空”李哲:膏藥如影隨形的三個月

李哲是京劇電影《大鬧天宮》四位主演中唯一一位福建本土演員。福建京劇院供圖

2018年6月,京劇電影《大鬧天宮》在福建拍攝。京劇電影《大鬧天宮》也是京劇電影工程前兩批20部中的唯一一部武戲。

作為京劇武戲的代表作之一,電影《大鬧天宮》開拍之初就倍受全國京劇界和戲迷觀眾的期待。該片上映后,社會反響熱烈。該影片合理運用了一些現代電影的CG、動畫和電影拍攝技巧等影視高科技來整體提升電影的觀賞度,放大京劇武戲的高難度技巧,加強視覺沖擊,增加影片的可觀看性。

該片的靈魂角色“孫悟空”并不是由一名演員來扮演,而是由中央戲劇學院的王璐、福建京劇院的李哲、北京京劇院的魏學雷和詹磊等四名青年武生演員主演不同場次。四名精英“孫悟空”扎戲,也成為了該片的一大亮點。

李哲是京劇電影《大鬧天宮》四位主演中唯一一位福建本土演員。 作為福建京劇院演員,“地主”李哲的主要戲份是“偷桃-盜丹-南天門”,但這幾段平時滾瓜爛熟的戲,進了熟悉的劇場,卻得重新練習。李哲之前學的,是李盛斌先生的流派,屬于相對比較傳統的風格。但此次拍攝根據專家和導演組的要求,要統一到京劇大師李少春當年的舞臺風格上。

李哲表演的這一折近乎獨角戲,沒有什么對打、跟頭,大部分時間靠做工來表現猴王的性情,要壓得住臺,又不能過火。再加上電影鏡頭放大了演員的臉部表情、動作,對唱念、節奏感要求都極高,拍攝中更是不允許有一點閃失。為了更加凸顯猴王的性格和形象和性格,讓猴戲更靈動,李哲在做表身段則是打破了武生一貫魁梧、挺立、高大的身段工架,將猴的形態很好地表現出來,在形似中更注重神似。

“孫悟空,大家太熟悉了。大家越是熟悉,表演的壓力就越大。” “偷桃盜丹”的橋段,幾乎所有以孫悟空為主角的武戲里都有。不僅劇組里的“小猴子”都隨口能唱,懂行的戲迷更是一看就能瞧出破綻。李哲把這次出演看作是對自己的全新改變,他說,那就對自己狠一點、再狠一點。前期準備加上正式排演的三個月,他身上的藥膏如影隨形。

“四位‘孫悟空’飆戲,大家心里自然會有比較。不過我們不爭第一,而是專注把角色塑造好,和前面部分的‘猴王’連貫,讓觀眾不會有跳躍感。”李哲直言,影片出來以后,自己一直不敢看。“藝無止境,如果重新拍一次,我相信我可以做得更好。”李哲說。

“孫悟空”時增帥:武丑也能驚艷全場

時增帥,國家二級演員,工武丑,是福建京劇院的后起之秀。福建京劇院供圖

舞臺版《大鬧天宮》整場演出時間為兩小時十分鐘,其中有一半是武戲。在眾多優秀劇目展演中,《大鬧天宮》也是最熱鬧、最具人氣的一出戲,尤其受孩子們的歡迎。它由武戲貫穿,具喜劇風格,劇中角色的情緒表現都十分活潑與爽快。武戲與猴性則在這一出京劇《大鬧天宮》里完美契合,唱念做打、翻打撲跌伴著鑼鼓聲聲,顯得十分熱鬧而富有生趣。

舞臺版《大鬧天宮》里的孫悟空同樣也不是由一人來飾演,而是由李哲和時增帥分別飾演上、下兩部分。時增帥,國家二級演員,工武丑,是福建京劇院的后起之秀。他的表演,以打斗為主,以輕、快、飄、小的特點來展現猴王的輕快靈巧和活潑頑皮。

今年3月份的一場演出,讓時增帥印象深刻。這是他唯一一次,一個人扮演“孫悟空”,唱下來整場戲。

臨近演出前,李哲因家中急事無法赴外地演出。導演安排時增帥來臨時頂替,也就是說,這場演出,“孫悟空”一角必須由時增帥一個人來飾演。一場戲既要唱,又要有高難度的打斗,這對演員的武打基本功、演技、體力都有相當大的考驗。而且李哲是武生,時增帥是武丑,都說隔行如隔山。導演李幼斌根據時增帥的特點,重新排了戲,對上半部分的戲進行了一些調整。盡管做了些許調整,但短時間內學會武生的戲,仍是個不小的挑戰。

“只能把自己歸零,靜下心來學。”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里,時增帥每天承受著巨大的壓力,沒日沒夜的練習與對戲,在一星期內將“把子”和文戲練得滾瓜爛熟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時增帥憑借扎實的藝術功底,為觀眾們呈現了一個活靈活現,能打會斗的“齊天大圣”,贏得了滿堂彩。

“孫悟空”背后的汗水和艱辛

京劇《大鬧天空》劇照。福建京劇院供圖

武戲是戲曲舞臺不可或缺的“半壁江山”,它巧妙地將力量與美感糅合在一起,演繹出獨特的“精、氣、神”。一出好戲的背后,是演員們“冬練三九,夏練三伏”的堅持與付出。武戲更是如此。

“我們行業有句話叫:一天不練自己知道,兩天不練同行知道,三天不練觀眾知道。確實是這樣。”和許多武戲演員一樣,時增帥10歲開始進入藝校學京劇。十多年來,兩三個小時的練功是時增帥每天的必修課。不過,異常艱苦的訓練也讓武戲演員,身上都是傷病。

今年39歲的李哲是福建京劇院年紀最大的一線武戲演員。他說,武戲演員吃的苦、受的罪,真的是常人難以想象的,“我們常說打上繃帶能上場的傷,就算是小傷。”李哲說,他算是武戲演員里比較幸運的,拿了獎、評了職稱,但大多數武戲演員常年都默默堅守在最基層,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心血。作為配演演員,他們往往需要參與每一場戲的排練、演出,工作量和壓力都十分巨大。而且武戲演員對身體素質要求較高,再加上常年受傷病困擾,因此武戲演員的職業生涯十分短暫。

“我們希望大家能夠關注京劇的武戲演員,能夠體會到他們背后的艱辛與付出。”李哲說,期待更多武戲的傳統劇目重新走上舞臺,走進觀眾心里。 (東南網記者 馮川葉 實習生 黃家琪)

三分赛车计划 广东快乐十分专家预测 篮球比分板 青海十一选五前三直三 河北福彩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大唐麻将代理如何申请 宝利游戏赚钱真的吗 双色球模拟选号投注 大赢家即时比分 老快3开奖查询 22选5 河南中原麻将 青海11选5